《新闻周刊》封面文章:一个人的战争

编辑:小豹子/2018-06-23 14:29

  新闻周刊封面图片

  新闻周刊封面图片

  新浪财经讯 最新一期的美国《新闻周刊》于2010年9月30日正式出刊,本期封面文章标题为“一个人的战争”。文章是记者在采访了美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Robert Gates)后的报道。文章认为,盖茨在离任前还要完成最后一项至关重要的使命。这项使命既不是在阿富汗,也不在伊拉克完成,而是要在华盛顿,在五角大楼的神圣殿堂内完成。

  盖茨上周五拜访了位于堪萨斯州阿比林的艾森豪威尔图书馆,他赞扬了这位在上世纪50年代遏制住了国防开支的第34届美国总统。他称"与华盛顿其他权贵们相比,艾森豪威尔是一位轻装简从、不追求享受的领袖。"

  盖茨的讲话避开了成为媒体饶舌的话题,这也让他所言未能引起人们更多注意。但在华盛顿,在世界各地的美军指挥官和四星将军们应该注意。这番讲话正是盖茨针对高级军官们放纵的奢华生活方式而言。盖茨8月的另一次讲话涉及军阶结构的审查和与此对应的待遇问题。

  相貌平平的盖茨不是个浮华之人。他生活在华盛顿一个军事单位内的三套公寓中的一套。因共同生活43年的妻子更喜欢西海岸的华盛顿州,所以他的多半时间都是在公寓内独自生活。盖茨亲自购物、动手洗衣、做饭和浇灌室外花园。他在大多数的夜晚都用来给在阿、伊战争中阵亡的军人家属们写信。而另外两套公寓是由四星将军们占用。盖茨看不惯高级军官拥有多位随从和马弁忙碌私事是世人皆知的。

  盖茨对高级军官的额外补贴和奢侈住所很有看法,但总有高级军官出面辩称,这些是对数十年军旅职业给家庭生活带来压力,而逐年增加的一种补偿。令盖茨不满的深层问题是他称之为追求奢华风气蔓延(brass creep)。它意味着将军们在做校官们就能胜任的工作。将军们需要众多随从和庞大指挥机构;三星将军听命于四星;两星将军又听命于三星,每一级都配有数量可观的校官。如此繁杂的层级结构可能在拿破仑时代盛行,但在需要迅速上下沟通的年代并不需要。盖茨认为军队能从更加扁平和简洁的管理结构上受益。

  在文职官员眼中,随从、马弁只是象征军队领导人物的地位,但它毁于让人们感到这是在追求权力过度膨胀和各种特权。若以盖茨的方式解决问题,这些军中高官必须放弃传统习惯,符合节俭方式。其中的一些工作岗位要转为文职。

  自9/11事件以来,美军将官数量增加了100多个,达到969个,若包括预备役,数量约达1300个。盖茨计划首批要裁减50个。他还打算彻底解散冷战后设立的综合指挥司令部(Joint Forces Command,USJFCOM)体系。最初成立USJFCOM的设想是更好地协调不同军兵种作战,但随后其规模扩大到每年需开支2.5亿美元, 6000次作业行动的有用性也令人生疑。

  盖茨既不斥责,也不粉饰自己的前任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Rumsfeld)。他崇拜的两位英雄分别是二战中盟军登陆西欧总指挥艾森豪威尔和当时的美军参谋长马歇尔(George C. Marshall)将军。

  盖茨已为政府工作了27年,但他未感到有什么可炫耀。他曾在布什政府中分别担任过付国家安全顾问和中情局长。他的经历不意味他缺乏动力和没有雄心。当本月跨入他人生的第67个年头,出任最后一个政府职位时,他似乎在进行最后一次征战。

  美国军费开支自9/11后翻了两倍之多。奥巴马总统发誓要把增长速度降至每年只能在1%的水平。更大数量的削减在所难免。盖茨既看到了需要削减开支的地方,也要把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它作为一个机会。他在艾森豪威尔图书馆的发言中提到,艾森豪威尔了解,真正的安全是来自强劲的经济增长。

  曾担任过总参谋长的艾森豪威尔很了解五角大楼,也知道该如何控制它花钱的胃口,但自他以后的历届总统,几乎都未能足够精明或足够幸运地压低军费开支。盖茨在接受《新闻周刊》的采访中坦承他所面对的,要迫使艾森豪威尔称之为的"军方和国防工业联合体('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调整到新预算现实下的各种挑战。他称,自9/11事件后,"国防部在谈论开支时原有的一点点自我克制都被彻底抛弃了"。盖茨对军费开支做总结性评价时严厉抨击道:"无论是现役的还是文职的军事指挥和后勤支持机构,其规模已膨胀到了很笨拙和头重脚轻的程度,发展到过度依赖承包商,变为习惯于毫不考虑成本的运行思维方式"。

  当盖茨2006年末首次被布什总统任命为防长时,他每天要花15个小时,努力拯救处于灾难性边缘的伊拉克战争行动。他发现,军队处在战争状态,但五角大楼却一派悠闲。奋战在阿、伊前线士兵们的紧迫需求,却排在了军需保障机构矛盾重重的计划的次等位置。盖茨感到有着强烈的改革动力。他驳斥军方机构所称的"未来战事(next-waritis)"当务之急之说,侧重解决前线作战将士的紧迫需求。

  当奥巴马总统请求他留任防长时,盖茨没有犹豫。在去年初的头10个狂热工作周中,他拟定了一个欲取消的各类昂贵武器系统,和满足装备实用性更强的开支计划。他删掉了远期的导弹防御计划,把优先权留给了近期的各种选择。他终止了继续生产空军的下一代战机F22,并试图削减其订购C-17运输机的订单,将资金用于无人机项目。他还阻止了海军未来型驱逐舰DDG-1000的生产,并推迟生产CG型巡洋舰,但增加采购海军今后更可能应对的,用于近海作战的战舰。为表明无任何计划是神圣不可改变的,他甚至取消了更新总统专用直升机海军陆战队1号(Marine One)的计划。他认为,新专机的设计是如此豪华,以至于总统在核大战升空后还能在机上烹饪饭菜。

  总之,盖茨凤凰彩票网(5557713.com)共删去或裁减了20个有很大影响的武器系统,阻止了五角大楼估算的约3300亿美元的未来军费开支。

  但盖茨欲删去的另一些军火采购计划被国会驳回。国会坚持要采购更多C-17运输机,以及对F-35战机的第二家发动机生产上提供资助。但盖茨仍想要在今年取消这两项采购计划。他近期在旧金山的讲演中强烈暗示要考虑裁撤海军陆战队最受欢迎的,用于两栖登陆的高速攻击舰的计划。

  在奥巴马已丧失政治影响力之时,盖茨需要努力思考一下如何与国会打交道。正像时下所言那样,许多立法者把战争(warfare)事项与安宁(welfare)的内容混肴了。在他们看来,制造武器和保留军事基地意味着就业回到了国内。弗吉尼亚州的参议员们甚至高调抗议撤销USJFCOM,认为此举将危害国家安全。

  盖茨同时还考虑削减自9/11事件后五角大楼新增的1000名文职官僚。当恐怖袭击发生时,时任防长的拉姆斯菲尔德与最前线指挥官沟通需经过17个层级的官僚。然而,盖茨称,据近期最新内部研究报告发现,某些情形下,他本人与前线指挥者的联系甚至要经过30个层级。在1948年的冷战时期,防长只有1名副手和管理着50名下属的3位参谋,而今天,盖茨自己周围却有管理着3000名下属的26位政治助手。

  盖茨认为,在成堆的问题中,最严重的是向阿、伊战场提供快捷后勤支持的过程已变得僵化。令他最不满意的是当许多伤兵经战地临时处理后,亟需运回后方时,五角大楼官僚却漫不经心,让他们成为牺牲品。问题严重到曾让当时的陆军部长被解职。

  拉姆斯菲尔德当时虽为此大怒,但自伊战开打6年后仅炒掉1位高级官员。而在盖茨任职不到4年时间内,已炒掉了14位高级军官和另一些官员,其中包括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和副主席,2位海军陆战队高官,空军参谋长和驻阿富汗联军司令官。有时下属因工作表现不佳也会遭裁撤。

  盖茨对是否能在大夫们称为黄金1小时内,迅速从战场撤回重伤员非常关注。他要求在伊战场上受伤的所有士兵,能够在1小时内用直升机送回后方治疗。尽管阿富汗地形复杂,直升机运送困难极大,但盖茨仍坚持这一标准。他为此增配了不少新型直升机,若干战地医院和医务人员,以确保执行此标准。

  盖茨认为,作为防长,其职责就是让庞大军事机器的各个部份能协调一致地顺利运转。解决像从前线迅速运回伤员这类问题必须要防长来协调陆、空军的行动。一些问题虽有所改善,但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盖茨在寻求节省军费开支的做法遭遇右翼的抨击,指责削减任何武器系统都是在让像中国这类潜在对手获益。他否认这种说法。然而,左翼在军费开支问题也与盖茨有分歧。他不赞同撤销对海外盟友的承诺,大笔裁减军费开支的观点。

  盖茨不是个鸽派人物,但他也否认自己是鹰派。他的观点是,美国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还要高度依赖海外石油,同时,它还应在这个危险的世界中保护自己在全球的经济利益。

  盖茨最担忧的是涉及军费预算的扯皮政治会削弱美军战斗力。他长期以来对因重复出现经济衰退或者在战后时期造成军费开支收缩,让美国实际上在单方面裁军很敏感。为保证足够的军费开支,盖茨并不想做过多削减,但为支撑像无人机类的武器系统,他又需要在未来5年内从五角大楼过热的开支计划中削减1000亿美元,甚至更多些。

  盖茨认为自己能成功劝说国会批准削减方案,但也承认面临着非常棘手的政治问题。不仅仅是高级军官享受昂贵额外补贴。姑且不说救治伤兵的代价,军人和家属的医保开支在前10年就已翻倍。因国会坚持,军队家属自付的医疗开支份额也极低。盖茨表示,医保开支正在生吞活剥国防部。

  若想把美军战斗力保持在现有程度和规模,盖茨认为只有解决最紧迫的问题,而别无其他选择。这时最需要拿出艾森豪威尔的政治意愿和主动性来做出艰难抉择。盖茨的任职期可能再有1年时间,但他下决心要做出抉择。(皖东)